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 > 祖庭文化

法融禅师传(五)法融收徒 寺院兴盛

来源:江宁佛教 时间:2019-03-12

山素多虎,樵苏绝人。自融入后,往还无阻。

还隐幽栖,闭关自静。房宇虚廓,惟一坐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唐代道宣《续高僧传·释法融传》

 

(一)“綦”“凭”拜师


法融再次入住牛首山北,改变了周边民众的生活环境。最大的变化是山民可以自由进山砍柴采药,原本时常出没的虎豹豺狼都变得不再伤人。民众都说是因为山中来了位“神僧”镇住了它们。


说来也巧,一日,两位在家行者经过牛首山,听到当地盛传活菩萨的故事,难以置信有人能够驱退猛虎、蟒蛇。他俩,一个身材魁梧,身长七尺有余,威猛彪悍;另一个则身形瘦削,手拿折扇,文质彬彬。听了法融的传奇之后,两人均带着好奇之心,结伴上山想探个究竟。他俩说:“若真有其人,一定拜他为师。”


这两个人携带防身利器,悄悄来到牛首山北边山脚下。只见漫山遍野长满了野草山花,也没有个通畅的上山之路,看来是罕有人至,一路寻将上去,俩人碰到不少动物和飞禽,并没有遇见猛虎野兽。殊不知,经过法融曾经的度化,那些猛兽也远离人群,移徙到更深的山林中。


爬了一阵子山路,两人都已气喘吁吁,仍不见他们想要找的活菩萨。俩人开始怀疑降莽伏虎的活菩萨一事,是不是村民们以讹传讹?眼看着太阳快要落山,他们有些失望,便坐下来休息,准备随后下山。


却在此时,隐隐有人讲话的声音传来,俩人循声找去,转过一处拐角,一座圆形尖顶石窟屋出现在眼前。屋门前长满了色彩缤纷的野花,一群麋鹿正徜徉其间,或低头食草或卧地休息。而在这花海边的一块圆石上正盘坐着一位和尚,对着群鹿似是聊天又似是在自言自语。


俩人不由惊奇,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活菩萨?如若不然,又为何这些麋鹿会乖乖地听着训示,只因离得太远,听不清和尚到底在说些什么。还是那身材魁梧之人最先按捺不住,须臾间向着石窟跑了过去。这一跑惊动了寂静的山林,一时间百鸟乱飞,麋鹿狂奔,和尚诧异。


这和尚便是法融。


法融常常静坐的大石之处,是一片朝阳地。远方目光所及之处雾山迷濛,三十米以外便是悬崖沟壑,下面古藤老树交缠,灌木丛林密布,扶桑、杜鹃、野生兰花长满山崖。人烟稀少正是动物觅食休憩的好去处。时间一长,这些飞禽走兽们不再害怕法融,似是把他当作一个无害的异类。法融也习以为常,每次入定短则半天,长则一两天,动也不动,所以小动物们已经大了胆子,敢在其身边肆意走动。今日则是,法融刚刚禅定完毕,似有所悟,想起昔日明法师谆谆教诲,便自言自语诵起了经文,眼前麋鹿正在进食,也不以为然,就成了这“群鹿听法”的一幕。虽是百般巧合,却也是法融圣者仁心使然。


俩人自是不知其中缘由,只看到这和尚似是在说法给群鹿听,自己的到来反倒吓跑了麋鹿,惊飞了群鸟。顿时,双双跪在法融面前,不停地磕头。一则是因为惊扰活菩萨而祈求原谅,二则是想要请求拜入法融门下。


法融平静地看着两个鲁莽闯入的年轻人,上来便磕头拜师,率直而有趣,不由想起十多年前的自己。待回过神来,细细观察,俩人虽然行为鲁莽,却是一脸诚恳,便问道:“你俩从何处而来?为何来此?”那魁梧之人急切答道:“弟子从江东之地而来,听说在牛首山上住有活菩萨,特地前来拜谒。”


那文雅之人略一沉思,答道:“弟子从俗世而来,前来寻求佛法真谛。”


法融心情大好,见俩人一个答的真诚,一个答的巧妙,便打算考验一番,遂起身进入石窟屋,故意说道:“这里既没有活菩萨,也没有佛法真谛,恐怕要让你们两位失望了。”


两人没想到方才有缘见到活菩萨,却被拒之门外,不由略显失望。两人旋即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便同时下定决心,既有缘得见活菩萨,岂能就此错过。遂面向石窟屋,继续跪拜,不言不语,以显赤诚。


不多时,太阳便落下山头,漆黑的山上不时传来野兽的叫声,直惊得两人瑟瑟发抖。或许是考验他们,刚到夜半,便下起了大雨,本就疲惫交加、困意来袭的两人,一下子清醒过来,阵阵寒意直逼全身。不过,两人皆是心志坚定之辈,既已知道活菩萨在此,便毫无退却之意,哪怕是在雨中跪上十天半月也要坚持下来。


法融只是试探两人,知道若任其在雨中长跪一夜,轻则染上风寒,重则会落下病根。所以,最终还是将两人叫进了石窟。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修道之路,长夜漫漫,有人数年即成大道,有人终其一生难入妙门。今日看你两人有心于此,便收为入室弟子,自此以后,潜心修行,以求得悟正法,普利群萌。”


法融不过问两人俗世姓名,便为那身材魁梧之人赐名'道綦',为相貌文雅之人赐名'道凭'。


道綦和道凭住下以后,终于窥得了法融百鸟衔花,虎狼为友,群鹿听法之密,明白了个中缘由。两人均被师父博大精深之修行所折服,所以心甘情愿随侍左右。不一日,两人正在屋前听法融说法,突然听到山下一阵喧闹之声。不多久,便看到几个村民抬着一个受伤之人,来到法融面前,跪下便拜。此人从屋顶上摔落下来,右手臂无法动弹,无钱医治,无奈之下唯有上山请求活菩萨救治。


法融研学中医草药之术,平时也采集一些草药存放于石窟中,附近山民谁家有病人无钱医治都来求这位活菩萨。


法融见状,细细察看摔伤部位,待确诊后速速为其接骨,而后就近找些草药捣碎为其包扎,不到一顿饭功夫便已处理妥当。遂让他们下山,回去静养。不到一月,此人右臂即可活动,三个月后恢复如初。


前往石窟屋找他求医拜佛的人格外多了。有些富家的善心人也会给法融供养,他都让两位弟子保管,大部分用于置办医病所需。有些山中没有的草药,他就派道綦和道凭到集市上采购。为民众看病分文不取,来者不拒。能为病者医治,在法融看来也是一种修行。


道綦和道凭追随法融期间,最先学到的不止是其博大精深的佛法义理、经文典籍,而是法融处变不惊的大无畏精神。一日,两人正坐在石窟内摄念修禅,突然听到屋前鹿跑鸟飞的声音,睁眼一看,一只大蟒蛇正于屋外花丛中爬行,片刻便来到石窟门前。它睁大双眼,吐出血红色的信子,并时不时用尾巴拍打着石窟,发出激烈的碰撞之声。


道綦作势便要奔跑出屋,却苦于被蟒蛇拦住去路。道凭却呆坐原地,一脸错愕。好在两人俱是聪慧之人,危急之时突然想起师父曾说起几次遇到猛虎,蟒蛇以及如何在惶恐中对峙,最终奇迹般化解的经历。念及于此,便强作镇定,收摄心神,再次盘坐。不再理会门外蟒蛇,任他耀武扬威,我自禅定不动。果然,没过多久,蟒蛇便自行离去。经此一遇,两人终于能够达到不为外缘所动的境界,于禅法修为上也是更进一层。经此一事,法融善于驯伏猛兽的传说,也就此流传开来。

 

(二)点莽成龙


传说是民间的传奇之说,能禅意深远地流传至今,不得不说,也许这里面带着几分根源,带着几分因果。


牛首山上有个周猎户,整天以打猎为生。不知有多少生命在他的弓下呜呼。但是,此人善心并未泯灭。有一日,他看到河边有只老鹰正在攻击一条脱皮的长蛇。老鹰的利爪已经把它有着花纹的尾巴刺出一条血痕。那蛇正在脱皮,哪有精气神和鹰对决。眼看那蛇快要成为老鹰的美餐,周猎户一声尖叫,拿着一个小石头狂奔过去,对着老鹰掷了过去,惊飞了老鹰,那长蛇得救了。周猎户担心老鹰再次来袭,用根树枝,把这条蛇挑到了法融的石窟前。


法融早就听说这周猎户是有名的神射手,打猎百发百中。法融太爱惜小动物了,他和它们朝夕相处,俨然朋友一般。照此下去,山上的动物们怎能逃得过周猎户手上的那张弓?所以,法融一直想借机找他谈谈,让他改行。


今天,周猎户终于来了,法融借机开导。从生命起源,到六道轮回,从因果报应到众生平等,说得那周猎户满面羞惭:“大师父,今天因为救了一条蛇的性命,有幸亲闻您的佛理。也请您把这条蛇医治一下吧,我回去之后不再打猎了。请大师父放心!”


法融用草药敷好蛇的伤口。只见蛇翘起头与法融对视良久,不愿离去。法融说:“你走吧,那个周猎户救了你,你要懂得感恩。不要游太远,就在附近疗伤,我好照应你。”小蛇听到法融这番话,悄然地游进了附近的草丛。


经过这件事后,周猎户改做了药材生意。牛首山上的鸟兽,因此也多了一分安宁。


数年后的一天晚上,周家的门被撞得砰砰直响。半夜三更谁来呢?他把门打开,那蟒蛇容不得周猎户多想,狂飙似的用那粗壮的莽身将周猎户卷出了门。就在那一刹,周家的房屋被山洪冲倒。然后,蟒蛇用尾巴把周猎户用力托起,飞也似地游向每一家山民,让周猎户一家一家通知大家离开屋子。周猎户看到了蟒蛇尾部的花纹和伤痕,想起了自己曾经救过的那只小蛇。这一次,他彻底领会了法融所讲的万物皆有灵性。那蟒蛇救了全村的人,四下里到处传开,都说,蟒蛇懂得感恩。这是不是和法融对它的点化也有关呢?


那日,周猎户上山采药了。因为他母亲的头发这两日莫名奇妙的全白了,都说这何首乌可以治白发,生黑发,他想为母亲挖些何首乌回去。他哼着山歌一路往山顶走去。只要见到缠在树上的藤蔓,不管再难攀爬,他都会去看个究竟,结果几次都是失望而返。但是,孝顺的他决心定要挖到何首乌再下山。


眼看前面就要到山顶,这条山路就要走到尽头,周猎户突然发现在一个山洞边上,竟然密密匝匝的有很多何首乌的藤爬在洞壁上。周猎户兴奋的拿出工具,挖出了大大小小十几颗何首乌,他喜不自禁对着山崖高声喊道:“谢谢山神赐给我何首乌,医治我母亲的白发!”谁知这一喊,引来了祸端,附近一只觅食的狼被他的喊声吸引了过来。而他却浑然不知,继续在挖。


野狼朝他身后猛扑过来,周猎户猛然惊觉,正欲操起镰刀与之拼搏,一条蟒蛇从山洞里探出头来,只一个旋风把野狼掀到了山崖下,周猎户一眼认出那只蟒蛇就是自己救过的那条蛇。要不是自己当年的一丝善念救下那条蛇,今天又要命丧黄泉了。


他怀着感恩的心,来到石窟屋前,给法融五体投地大拜了起来。待他拜完,法融便微笑着扶他起身,周猎户将刚才险情一五一十说给法融听,他还把上次山洪暴发,蟒蛇救了全村人的事情描述给法融听。法融深感欣慰,微笑点头说道:“采药制药,为救众人的性命,过去你的杀业太重,这是最好的消业方法。你的药材生意将会越做越大,切记,德为先,仁为法,诚为本,质为根。”周猎户眼含热泪,谢了又谢!


自那以后,周猎户逢人便讲蟒蛇退狼救他的事情。这个真实的故事让牛首山下很多猎户丢下了弓箭,重新选择营生方法。


法融每次在牛首山上讲经,这条蟒蛇总会悄然躲在附近草丛里听经闻法,在洞里面禅定似地修炼。久而久之,这蟒蛇的灵性越来越足。


一次,在法融讲完经后,这蟒蛇竟然衔了一枝花伏在法融足下。众人见后,无不感叹佛法无边,众生皆有佛性!


法融抚摸这蟒蛇,默念了一阵咒语,对它说道:“由于你救人的善举,胜造七级浮屠,现在您有龙的神异,飞行自在。”只见这蟒蛇腾空而起,在法融头顶上空绕了三圈,直入云霄。


据说,牛首山脉的“龙山”就是它的栖身之地。那里,终年青竹滴翠,苍松傲视,山花开得比其它任何地方都要艳丽。


相传,那“隐龙湖”也是它经常出没的地方。那湖原本叫“明月湖”,一年中秋赏月时,有人看见有条龙在湖里翻腾,时而跃出水面,时而旋转湖心,使得整个湖面形成一个大大的旋涡。传闻不胫而走,自此大家都叫这湖为“隐龙湖”了。

 

(三)智岩拜师


这一日,一位身长七尺有余,犀利的眼神透着杀气的出家人来到牛首山,拜见法融禅师。


来人正是智岩禅师。智岩本是隋朝一位五品的武官,智勇过人,久经沙场,屡立战功。四十岁时,智岩随军出征曾险些命丧黄泉,幡然悔悟,自觉一生杀戮太多。于是出家为僧,修学佛法,以忏悔洗涤沾满了鲜血的双手。初时,在舒州(今安徽安庆)皖公山出家,拜宝月禅师座下,青灯古佛,幽静自在。一日,智岩忽然梦到一位神僧,身高一丈有余,却是身姿挺拔,端庄威严,声音清朗。那僧对智岩说道:“你已经八十有余,既然出家便应当更加精进。”说完这句话,那人便不见了。智岩醒来之后颇觉奇怪,自己并无八十高龄,缘何如此说法?略一沉思,方才明白,这不正是对自己懒于修法的警戒么?他颇感惭愧,既然自己诚心忏悔,又怎能如此懒惰,于是更加勤策精进。


有一次,智岩在山谷中打坐,突然天降暴雨,谷中积水暴涨。过往行人见状,试图将智岩带往高处,智岩却一口回绝,说道:“谷中积水与我何碍?我只管修行罢了,汝等且自去躲避。”行人见其若痴若狂,便不再理会,自顾爬上高处。眼看雨水及胸,欲将其淹没,智岩却始终岿然不动,完全不把洪水放在心上。奇怪的是,没过多久,水势竟然不再上涨,反而缓缓退去。自此,智岩声名大噪,被视为方外之高人。有猎者遇之,皆改过修善。


曾从军时,智岩有几个要好的朋友,分别是睦州刺史严撰、衢州刺史张绰、丽州刺史闾丘胤、威州刺史李询,他们听说智岩出家了,便相约一起共同进山拜访,企图劝其还俗。


四人找到智岩之后,见其虽然依然高大威猛,却是剃了光头,穿着破烂袈裟,整日只知打坐看经,大家皆是一惊,随即厉声斥责:“你是发疯还是中邪了?放着保家卫国,荣华富贵之业不顾,反倒在这里吃斋念佛,你如何变成现在这副模样?”智岩并不介意,从容答道:“我曾经是发疯中邪了才去上战场,如今我已觉醒过来,诚心向佛。然而,四位大人却是中邪正深,沉迷声色,贪享荣华,流转生死,不能为自己所掌控,竟然还不知悔悟??”四人听后,便不再劝说,叹息而去。


智岩听闻牛首山法融神僧、活菩萨、伏虎驱蛇、群鹿听法的事迹之后,便有心前往拜访,又恐宝月禅师不悦,所以,虽有其心,却未敢言说,心事重重。


一日,宝月禅师找到智岩问道:“看你近日心神不宁,定是遇到不决之事。听闻牛首山有一法融禅师,修为极高,又有异能,不知真假。你若愿意,可前去一探究竟。”


智岩见宝月禅师竟主动说起,不由惭愧,将自己连日来,心心所念之事说出。宝月禅师听后,呵呵一笑,说道:“修行之人,随心而为,既有所念,便是缘起,又为何刻意逃避?看来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。”于是,智岩告别宝月禅师,前往牛首山。


智岩一路风餐露宿,终于来到牛首山。


“你既已在山中,又为何还要再入他山?”法融知道了智岩的来意之后,便毫不客气地问道。


“弟子四十岁出家,夜有所梦,愈加精进,奈何天性愚钝,苦无进步,请求禅师指点。”智岩看着眼前高僧,不知他是出于何意有此一问。


“何为精进?何为懒惰?”法融紧追不舍问道。智岩刚要作答,却猛然间福至心灵,暗暗寻思:自己既已出家修行,又为何执着于懒惰、精进?修行之法在心不在形,懒惰又如何,精进又如何,不过是陷入欲望之循环罢了。当即说道:“多谢法师指点,弟子执着于外形而忽视内心,所以困惑不解。”


法融颇为欣慰,眼前之人确是聪慧,便有意再考上一考,说道:“像你这般面露凶相,戾气外露之人,要想修行佛法,实为不易。”


智岩曾是武将出身,又出入于沙场,身上自是沾染了血腥之气,所以,法融有此一问。可是,这又何尝不是智岩压在心中之石。不知有多少生命,丧生在自己手上,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,又岂是念经诵佛三两日便能洗净?不由面露愧色,惶惶答道:“佛经有云:即心是佛。既然人人皆有佛性,弟子愿诚心忏悔以往过错,洗心革面。”


法融听罢,不再言语,起身拂袖而去。智岩一阵惶恐,不知所措,待在原地。不多久,法融复又返回,呵呵一笑,说道:“既已入禅林,当修心养性。欲得心净,无心用功。纵横无照,最为微妙。”智岩听后,对法融亦是信服之至,叩首再拜。


此后,智岩便留在法融身边,颇得真传。智岩天资聪慧,悟性极高,又是异常精进坐禅,深得法融喜爱。


有一天,侍者为智严沏了杯茶,他连忙端了起来,以此来掩饰内心强烈的不安。法融见智严手足无措的样子,心里很是欢喜,就这样看着他笑着。 智严这才如梦方醒,急忙拜倒在地,说:“弟子智严顶礼师父!“起来起来,大老远的跑来,一盏茶尚未喝完,何苦先忙着拜师?来日方长哪!” 智严就依法融的话,站了起来。再行一礼,坐下。侍者为他续了茶,就出门去了,留下法融与智严静静的喝茶。


忽然,法融指着窗外的红枫对智严说:“不得称作枫叶,称作枫叶即触,不称作枫叶即背,那么,该称作什么?”


智严就将盏中的剩茶泼向枫叶,水滴淋淋漓漓的往下嘀嗒。


法融见状,说:“乱弹琴!”便将茶水泼向智严,当下他的脸上全是水珠。智严当即大悟。


智严在法融门下非常精进修行,经常向法融请教。一次,智严见法融在窗前喝茶,便过去问道:“师父,何者是心?”


“六根所观,是心。”法融微笑着回答道。


智严又问:“那么,心如何?”


法融说:“心寂灭。”


智严为法融添了茶,坐下,再问:“何者为体?”


“心为体。”法融仍旧笑着说。


智严紧跟着问:“何者为宗?”


法融答道:“心为宗。”


“何者为本”智严的思路也是一流。


法融答:“心为本。”


智严问:“若如是,定慧双游?”


“心性寂灭为定,常解寂灭为慧。”法融说完喝了一大口茶。智严的兴趣愈来愈浓,继续问道:“何者是智?”


“境起解是智。”法融说。


“何者是境?”


“自身心性为境。”法融说着,吩咐侍者替智严冲茶。侍者冲好了茶,便在一旁静静地坐下,听他们两人一问一答,十分有趣,却不懂深意。


智严又问:“何者是舒?”


“照用是舒。”法融答道。


“何者为卷?”


法融清了清嗓子说:“心寂灭,无去来为卷;舒则弥游法界,卷则定迹难寻。”


“何者是法界? ”智严问。


法融说:“边表不可得,名为法界。”


又一日,智严问道:“曾听人说,四祖上山前,茅茨禅室有百鸟衔花之异;四祖走后,百鸟不复衔花。这是何故?”


法融一听此言,便沉默,沉默,沉默。茶水添续一次次,就是不开口。


智严这个问题刚一出口,就感到后悔了。禅门中人,多问多缚,自寻烦恼,不如三缄其口为妙。


对于“百鸟衔花”这件事,后来的众多禅者常常提到。


曾有位僧人问过南泉普愿禅师:“牛头未见四祖,为什么百鸟衔花?”


南泉说:“为渠步步踏佛阶梯。”


僧又问:“见后为什么不来?”


“直饶不来。”南泉说。


警玄禅师也遇过僧人问他同样的问题。“出户乌鸡头戴雪”警玄禅师答道。


那僧又问 “见后为什么不衔花?”


警玄禅师说:“杲日当天后,乌鸡出户飞。”


法融自从有了智严,便补了失去道凭、道綦的缺憾,行将黯淡的希望又重新鲜亮起来。加上智岩肯吃苦,修行办事都行,没多久,就深得法融的信赖。

 

(四)扩建寺域


法融的名声越来越响亮,不但建康城中僧俗前来拜访,就连周边几百里外的僧俗弟子都纷纷上牛首山探访。幽栖寺瞬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,有近百位僧人在此寺居住。低矮的寮舍,狭窄的寺域,已无法容纳蜂拥而至的求道者,法融决心扩建幽栖寺。


修造寺院,是一件耗费体力和精力的宏大工程。单就所需木料,就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。牛首山树木蓊蓊郁郁,但却缺乏能做大梁和支柱的大木料。法融只得去安徽太平宫化缘。历时八十一天,法融化得上千根木料,并运用不可思议的力量将木材运上山来,有许多神奇的传说。


如此种种劳作,如此种种辛苦,法融终于在一片荒芜的小寺遗址上,披荆斩棘,建立殿堂、僧寮。总算让幽栖寺扩大了,可容纳更多人来修行。远远望去,幽栖寺由低往高,次第而上,犹如伸向太空的天梯。两边姜黄色的房屋整齐而立,颇有气势。时间也已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八年。


寺院宏大也有宏大的纷扰,频繁来往的访客扰攘,难以清静修行。法融不胜其扰,于是决定在山上另寻地方,教导弟子禅修。唐贞观十七年(643),法融在牛首山幽栖寺北岩下,另外修造了茅茨禅室。当时,法融已经年五十岁了。


昔日,此地仅有法融师徒十余人居住,饥食野果、渴饮山泉,加上山民们供养的粮食,生活清苦倒也无忧。现今,百余僧众自是难以保障,尤其是此地水源不足。对岸陡崖之上有一飞瀑,状若自天而降的白练,甚是壮观,然而远水难解近渴。每次需水都要翻山越岭来挑,绝非长久之计。


法融对牛首山早已熟悉,知道这山头再无可容纳众人之地,禅室所在虽是修行宝地,却难做传法之所。尤其是水源问题若不解决,恐怕过不了多久便要督促僧人下山。


一连几日,弟子们都在张罗着挑水运粮之事,已有人觉得此事甚为难办。法融亦何尝不忧。面对着因缘际会集聚而来的僧众,他断然不会错过这传法良机。


法融凝望着对面的瀑布,良久不语,似有所悟,就地盘坐进入禅定,彻夜未动。众人见到法融如此,议论纷纷,不知道他在修什么法。弟子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规劝众人勿去叨扰,自顾张罗寻水之事。


次日清晨,法融睁眼起身,面露喜色,对着众人说道:“昔远公拄锡则朽坏惊泉,耿将整冠则枯井还满,诚感所及,岂虚言哉。若此可居,当会清泉自溢。”众人困惑之时,法融已绕过石屋,耳贴悬崖之上细细静听。之后沿着悬崖边上仔细摸索查看,找寻潮湿之处,叫人拿来工具,欲凿开来,说道:“此处必有水源流出。”


然众皆不信,但见法融如此肯定,便动起手来。半日功夫,果然发现其中藏有暗流。岩石凿开之际,暗流喷涌而出,形成一束飞瀑,站在悬崖边上,伸手可接。众人无不拜服,纷纷拜倒在地,为法融之神力所叹服。不由自主地欢呼雀跃,终于有水可饮,能于此处安心修行。


法融更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其实哪有什么神力。只不过是夜深人静禅定之时,隐隐听得有微弱流水之声。细细回忆起来,在佛窟寺阅读经藏之时,确曾见过关于暗流之描述,于是大胆断定此处有暗流经过。


经过几十载寒暑,法融终于完成了从一介读书少年到一代高僧,从无知困惑到济世救人,从据理力争到潜心修行,从游历参学到讲经说法,无一不是一番风雨一番前行。


世界上,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圣者,法融用三十余年的修行,厚积薄发,实现了人生的升华。


作者:

杨伟中 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

晓 荷 扬州著名作家《长三角文学》主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