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甘泉法语

忍辱的耳光

来源:江宁佛协 时间:2019-07-27

作者简介

释耀法,南京上国安寺住持法师。中国精品文学作家学会、中国云天文学社佛学文化顾问;南京江宁作协会员。法师作品入选《华语精品悦读》、《你若安好、花自倾城》书中。作品散见【地球村诗博会】、【现代-中国诗歌网】、【精品悦读】、【潮流美文】、【澜锦文艺】、【南京乡间诗社】、【南京市江宁区作家协会】等处。



那是2012秋天,那是丰收的季节。天高云淡,蓝天白云,在半空中现出平静与祥和。记得那一天,也是人生第一次在夕阳下,在寺院中被别人打,忘不了那连扇的耳光之疼痛。



那天下午,我和居士们坐在客堂门口,我正在看书,居士们喝茶闲聊。说着寺院里的故事,谈着以后的发展,夕阳下大家其乐融融。就在这时,有几人走到天池边上,男众居士叫我:"师父!师父!有人来了”!我抬头看一眼,几个人正向龙泉古井走去。


远远的听到谈着他们小时候的回忆,一人说:“他小时候常来玩,当时这里废墟一片”。今天,辉煌的殿堂,红檐翘角,现出祥和庄严,感觉有点不认识了。



约过了几分钟,噩梦来了,有人对着古井里小便。我高声(距离约80米左右,所以高声才能听到)告诉他:“不要瞎搞,那是井,那是我们饮水的水源(当年自来水没上山),古井也是寺院唯一的水源,你们怎么这样,你们都是成年人,请离开下山去吧”。居士们也在看他们,我在等他们回应。



此刻,三人向客堂这边走来,一边走边招呼我过去,我本不想搭理他们,可一想我是师父,我迎着他们方向走过去,刚到天池边,就和三人迎面接上了。一人说:“师父,你要不理那人,他酒喝多了,所以随便小便”,我合十道:“此井是山上饮用水源,每天寺院里的人都吃这里的水,小便可以去厕所”,就在这时,两个人不做解释,按住我左右臂,和我说话的人,上来连扇了我几个耳光,我问为何要打我,他们说,那个小便之人是他们的大哥。


居士们见了也走过来,有居士打电话报警,居士们问他们:“你们认识师父吗?”来人说:“不认识",接着问:“师父打骂过你们吗?”来人回答:“没有",那你们为什么要打师父,来人说:“我们大哥酒喝多了,你们不应该吵他,让他小便”。我脸痛、心更加痛,无奈的我,只能无语,有这么一位大哥,小弟怎么能讲出好道理来!



没多长时间警察来了,他们看警察进门就要下山,警察问我是他们打的吗?我点头,同时告诉警察算了,不立案了,因为不想把事情弄大,也许是我前世打了他们,今世还了就不再结恶缘,警察点头同意,放他们走了,没有立案。


本来此事到此应该就结束了,也许和电视剧一样,后面还有续集,有一次,有香客问我,是不是有几个人打了你,我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原来,有四个人在街上吃饭谈起我,其中有人很自豪告诉别人,他们前天在上国安寺打和尚几个耳光,和尚一句都不敢说,你们说和尚有本事,我们不是也打了吗?


我听了还能说什么?只能说痛脸痛心,脸颊是皮肉打了每个人都痛。


如果不是因果关系怎么办,你们在佛前打的可是僧宝,你们在净地随便小便,污染伽蓝,古井水是饮用水、供佛水源,你们小便还不让说,罪业深重阿,记得《伽蓝偈》写道“寺院一根草,劝君莫来讨,昼夜四分利,子孙还不了”,告诉我们寺中的事是有寺规的。你今伸手打僧众,来日咋办。但愿你们能好好的。



这段封尘已久的记忆,从不愿提起。今日说起,心好痛,泪珠在眼角打转。菩提路真的什么事都会发生。祝福!祝福!打我的人放下心中的怒火,早日醒悟好好过日子。外面的世界可不像我懂因果,也不像我们僧众,懂得忍辱,想打就打的,会出事,打输了要住院,打赢了要坐牢。


2019.7.20写于南京上国安寺客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