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甘泉法语

一缘三地

来源:江宁佛协 时间:2019-09-08

作者简介:释耀法,南京上国安寺住持法师。中国精品文学作家学会、中国云天文学社佛学文化顾问;南京江宁作协会员。法师作品入选《华语精品悦读》、《你若安好、花自倾城》书中。作品散见【地球村诗博会】、【现代-中国诗歌网】、【精品悦读】、【潮流美文】、【澜锦文艺】、【南京乡间诗社】、【南京市江宁区作家协会】等处。


一、晚霞落在寺中


傍晚,一只蜂儿念着佛号,飞离了上国安寺天池,带着秋莲花粉飞向远方,也许那是它一天辛劳的收获。


山坡上,夕阳听着佛号,看着飞不动的蜂儿,笑弯了腰,他对蜂儿说:"不要太贪了”。


彩云路过安平塔,结下深厚的友谊,把最美的七彩云献给了塔,好如给安平塔做一件嫁衣,风吹云动是如衣衫飘动,此景独有深山古刹安平塔,晚霞美景在当下。


山雀见景唱起山歌,带着一家老小,在归巢中跳起空中芭蕾,欢声笑语响边龙山深处。斜阳透过银杏树叶,照在快成熟的秋果上,显出点点金光,又是一个丰收年。


南方的虎燕,飞过安平塔,把美景留在它的记忆里,回到殿堂檐口巢中,叽叽喳喳给孩子讲述上国安寺的千年历程。


蜂儿乘最后一点霞光,再次飞到秋莲身边,默默的守着她,它的再次到来给了我喜讯,明天是晴到多云,晚钟响起,夜幕降临。守着宁静的夜晚,等待明天的黎明。


二、运河采莲


应同学之邀去采莲,此莲在江都邵伯。邵伯是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镇,莲生在镇上古刹边,梵行寺前运河中。


真是法乳东流入运河,邵云龙居,建明珠,伯虎护教,垂杨柳,绿水荡起梵行寺,采莲船上度众生。


西行的采莲船,水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白鹭,它们展翅飞翔,离开巢穴,此景仿佛在大海中遇到海鸥群飞。


寺院对岸,是荷花盛开的地方,也是运河中的一个码头,船行止此处就闻到荷叶、荷花的清香,虽然是秋莲也很香,随处见到保饱满的莲蓬。


我静静地俯下身,听着水和莲花在讲故事,讲着千年变的运河往事,说着梵行寺的兴起。


同船的人,没有了平时的文静,在这里粗鲁采摘,此刻好如梦幻西游,身处莲花世界中,犹如登入极乐莲池中。


夕阳的霞光洒在水面上,金光闪烁,同船同愿,莲蓬已经装满船舱,荡起双桨回归本处。


今天采莲蓬、莲现身,明天吃莲蓬得清净本性,发愿登莲台数莲蓬。


三、师徒缘


说起我和师父的缘,可能是多生垒结,也许就是今生,我是17年10月份和师父相见,我去武汉时有居士引见,一晃就三年了。师父是报祖寺的法祖,他今年104岁了,法体安好,是一位大德高僧。


我在17年腊八节,接了师父临济宗的法卷。身在南京的我,时常在梦中和师父相见,梦里师父告诉我,要好好做人,人做好了离成佛就不远了。有时梦醒时分,心中有空荡的感觉,思念师父时常面向西南,因为那是武汉方向,师父住的地方。


今日八月八快到中秋,我去看望师父,我的心随着火车一起飞跃在前行的路上,分秒不停的告诉自己,不急不急很快见到师父了,可是心还是不能静下,渴望能够早点见到恩师。随着时间转动,列车行驶到山区隧道中,车内一片漆黑,如同师父在梦中告我一样,人不明理时就如入住黑洞里,不明理也就是忙修瞎练。


如果没有了师父,我也是忙修瞎练中的一员,有了恩师,就有了方向,他的开示给我指明了修道的方向。到了师父住处,居士告诉我,师父在打坐,我进门先拜佛、又在对着佛像默默顶礼师父,师父坐在禅床上,身如弘钟一样稳固,百岁老人,就这样地随缘进入了静中,静中的师父脸上带着和蔼可亲和慈悲的表情,仿佛微笑着说:“耀法你来了,我等你好久了”,让我看了心中生起惭愧,自问哪一天才能达到师父的禅定功夫。


记得去年来,师父给我开示,他说:“学佛人要有慈悲心,要有爱国之心,要听党的话,心存善念,多为众生做事,你们还很年青,累不着身体,把寺院看好,做个有心的人、用心去做一个出家人,多读经典,平时以戒为师,把寺院、道风建设好,不要给政府添麻烦、不要给别人添麻烦,在条件允许下,可以向社会做一点慈善公益,要知道自己的事自己多做点,多为别人想点,这就是办道,道在生活中,要记得修无为法,种无上福田,修无上法忍”。


当时我合十听完开示,同时还告诉师父,弟子一定以教奉行,做一个服务大众,心中有众心,爱国爱教,看好寺院的新时代僧人。那天还有好几位来向师父求字的人,因为师父已经百岁,我不好意思过多打扰他,这能顶礼拜别师父,当时师父用双手拉着我,送我到门口。


想起那天场景,如同昨晚梦中景象一样,梦中师父手拉着说:“你已经是法师了,今世你我有缘,我带你走一程,不过以后还很长,你得自已走,过了这个山口你要面临外面的世界,记住好好走,我就送到这了”说完梦醒了。


今天离别,心生欢喜,居士们要去叫醒静中的师父,我含泪告诉他们不要打扰他,如果那样我罪过就深了,今日来别无它,就是来看望师父,见到师父法体安好就行了。居士们说,“师父你坐了三四个小时,也没和老师父说上话”,我转身合十告诉他们,师父在给我表法,我已经得法乐,不可再打扰师父,就此退出,离开禅室。


说实话今日见了师父,师父也教我东西了,在回城的路上,我的心无法平静,泪水模糊了双眼。师父,百岁老人用打坐的方法来教育我,他教育我的法,一年比一年深,去年是言教,今年是身教,身教大过言教,你们说老和尚知不知我来。不讲别的从这点来看,师父的功夫一般人无法比。出家二十几载,好多事今日明白了,今天师父现禅定身,指点我去办道,我心中感恩师父,感恩能和师父有师徒之缘。今生只有付出心去为众生做事,用真心去悟道,莲花方能开放。


2019.9.7写于南京上国安寺客堂